• <pre id="fl8s6"></pre>

    <td id="fl8s6"></td>

    1. <acronym id="fl8s6"><label id="fl8s6"></label></acronym>
      <table id="fl8s6"><ruby id="fl8s6"></ruby></table>
      <tr id="fl8s6"></tr>
      <table id="fl8s6"><ruby id="fl8s6"></ruby></table>
      深圳凱米斯科技有限公司
      中國醫藥市場藥物研發 中國要做什么?
      來源: 轉載   發布時間: 2014-06-12 00:46   4401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中國醫藥市場是世界的,而世界的醫藥市場明天會有多少是中國的?以仿制藥起家的中國制藥,在全球制藥研發、并購再次潮涌的時刻,以何種姿勢迎接一輪又一輪的沖擊,甚至突破重圍走向世界市場?
        中國醫藥市場是世界的,而世界的醫藥市場明天會有多少是中國的?以仿制藥起家的中國制藥,在全球制藥研發、并購再次潮涌的時刻,以何種姿勢迎接一輪又一輪的沖擊,甚至突破重圍走向世界市場?

        新藥研發

        作為科技含量極高的制藥行業,藥企的發展終究要依賴創新產品的推動。自主創新效率的大幅下降,倒逼跨國藥廠轉身――利用其全球資源和信息網羅能力來重新制定研發策略,中國也出現了先聲和恒瑞等布局全球創新藥物的領頭企業。但是對廣大的本土企業來說,跟著標桿的腳步和眼光,依據自身實際情況制定研發策略更為實在。

        研發的“外面世界”

        根據麥肯錫數據,過去20年全球十大制藥企業研發投入占總銷售收入的比例從10%提到17%,同時,藥品研發的經濟回報率從以前的15%降到了5%的水平。

        伴隨著全球大范圍專利懸崖的到來,關于醫藥領域研發型產業危機的討論越來越受關注。當然這是一個漸變的過程,但是,領先的跨國藥企的研發模式實際上早已悄然改變。知名團隊GoldmanSachs最新選出的全球免疫/腫瘤類銷量前10位的產品和20只處于中晚期臨床階段潛力產品中,75%的產品是通過非內部研發而產生的,合作授權是最主要的來源,而廣泛的聯盟以及并購也是重要途徑。

        另外,ThomsonReuters等機構統計,2010~2013年間,跨國公司擁有的臨床末期階段以及上市的創新產品,有63%來源于外部(其中22%來自于收購、28%來自共同開發/合資、13%來自于授權),僅有37%來源于企業內部。而特別有意思的是,上述所提到的品種中,最開始的開發基本都是一些不知名的研究機構或者小公司。

        一方面,面對專利懸崖大面積到來,跨國公司的研發策略在巨大變化,近年排名前20位的跨國藥企在歐美等的研發中心被解散或大面積裁員已經司空見慣,大量借助外腦已經成為共識;另一方面,中小型制藥公司、尤其是創業公司取代大型跨國制藥企業成為新藥研發的主力軍已是全球的趨勢,上述那些全球關注的在研品種都是小公司開發出來的。不是說小公司研發實力比跨國大藥廠強,而是跨國公司擁有更好的平臺和資本,通過各種途徑,實現了大范圍的資源整合,跨國藥廠需要篩選數萬個項目才會選中其中的幾個,而已經納入囊中的項目最終獲批上市的可能也寥寥無幾。

        實際上,跨國公司近幾年早已采取這樣的研發策略,比如,禮來公司近年在全球各個研發聚會上大力推薦其某個全球研發平臺,該項目僅限于科研型的大學、科研機構和高新生物科技公司的參與,相關項目通過申報可以獲得平臺的各項幫助,也包含一系列篩選組件。這些篩選組件都是禮來公司在相關疾病領域上有著長期戰略性興趣的,包括癌癥、神經功能紊亂和新陳代謝疾病。

        中國要做什么

        通過上述數據,中國藥物研發能夠獲取些什么經驗?正是通過利用各種平臺和資金實力,撬動整個資源覆蓋區域的研發創新能力,不少跨國公司成功度過了多次拳頭品種專利到期的危機。而這樣的研發方式,顯然也是中國企業能夠學習運用的。

        而令人欣慰的是,先聲藥業“百家匯”適時出現在業界的眼前。對于創建“百家匯”,先聲藥業董事長任晉生是這樣解釋的:盡管先后研發了恩度、艾得辛這樣的重磅新藥,但在總結過去先聲的研發模式時仍有遺憾,“低于預期”是最簡潔的評價,低于預期的原因在于先聲的研發模式、戰略、機制幾個方面優勢還不明顯,做了和人家一樣的事情。任晉生認為,當下中國的創新藥物要成功,關鍵是要在大的戰略上形成差異化,必須更加開放。

        先聲藥業官網顯示,從2013年10月至今,“百家匯”已引進超過200個項目,其中174個項目完成評估,11個項目已完成深評和盡職調查,進入基金投資決策。另外,已有3家合資公司完成組建并獲得資金支持,11家非投資公司成功入駐。預計2014年,“百家匯”將從本土以及美國、歐洲、加拿大、以色列等國家和地區引進超過500個項目。最終吸引生物醫藥企業或學術機構中的各國杰出專家不少于200位,形成高端人才創新創業的集聚效應。

        先聲“百家匯”與禮來近年來傾注大量心血的全球的開放式新藥研發項目有異曲同工之妙。對于大藥廠來說,項目的建設運作,將使得這些項目成為收集和交流最新藥物研發成果和技術的全球最大平臺,運作主體無疑是最大的受益者。開放式新藥研發項目的優勢在于,可以取得更多的多樣性分子機會,用于表征型疾病模型和基于靶點的生物測試。同時,可以發現并確立潛在的合作伙伴,提供進一步推進研發成果的商機。

        而從研發的投資回報看,先聲或禮來可能以此通過最少的投入,獲得平臺覆蓋范圍內最有潛力的品種,有效分散新藥研發風險,由于小型公司管理更扁平、運營更高效,研發成本大為降低,先聲藥業還將聯合弘毅投資、摯信資本、復星藥業成立基金會,并在未來3年時間內募集30億元,對接的大部分項目,先聲藥業在前期也無需支付太多,當然隨后產品收益分成上也會有調整,但這并不影響該平臺在全球搜羅新藥的能力;而對于小型創業公司而言,能借助大藥企的資金和資源渠道完成后續開發,能加快新藥研發的進程并規避一些潛在的風險。

        觀察

        新藥研發更要結合國情

        談到研發創新,無論是禮來還是先聲,類似項目篩選平臺的運作經營,都需要龐大的全球信息搜集處理能力,禮來公司得益于其在全球的布局,先聲藥業則是充分發揮了其海外上市經歷的資源運用,并且還拉來一堆有醫藥背景的投資機構。這種資源配置能力,并不是簡單一家國內藥企所能操作的。另外,類似的模式主要針對的還是創新藥物。而綜合各方面來看,對于大多數中國本土企業而言,做好仿制藥的創新也許更為實際和有效率,甚至仿制藥創新同樣也是大多數跨國藥企的方向之一。

        比如近兩年,國內很多藥企都聚焦在發展單抗藥物上,國內如麗珠集團、華蘭生物、華海藥業等領先的企業都投入了大量資金進行研發,中信國健、百泰生物、上海賽金等公司已有單抗藥物上市銷售,并獲得了不錯的市場效益。

        麗珠集團新上任總裁陶德勝表示,在2009年,麗珠集團就提出了向生物制藥進行戰略轉型,同時對產品結構進行根本的調整,希望通過20年努力,把麗珠打造成全新的生物制藥企業。麗珠單抗目前已有在研產品7個,近期,麗珠聯手大股東健康元完成了第二輪對單抗公司的增資。

        江蘇恒瑞則是中國醫藥研發的又一代表,盡管恒瑞的研發重心在逐漸向創新藥物轉變,但恒瑞是實實在在從仿制藥創新做起的。從2000年開始,恒瑞醫藥嘗試與國內研究機構產學研聯合開發,隨后與國際大型制藥企業合作,但結果都未能讓老板孫飄揚滿意,因為不是研發轉化成市場產品效率低,就是核心技術難以掌握。在與國外機構的合作中,當時孫飄揚最直接的訴求是,恒瑞的團隊必須全程參與研發設計,了解從靶標的確定到化合物合成等藥物研發全過程。正是這樣的思路,使恒瑞成為當前中國醫藥研發毋容置疑的領軍企業,其仿制藥品種在國內與原研品的PK同樣精彩。另外在仿制藥的基礎上,恒瑞已經在海外設立了多個研究機構,逐步向創新藥發展。恒瑞的發展堪稱仿創結合的經典。

        據了解,國內正大天晴、東陽光,齊魯制藥、魯南制藥等企業目前正在大量開發專利即將到期的重磅產品的首仿藥,用有關專家的說法,中國醫藥市場未來再也不是“不創新也能活得很好”的市場,結合自身情況,選準定位進行研發創新,成為中國本土藥企的唯一出路。


      如果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聯系我們。

      热99RE久久精品这里都是精品☆三级高清理论电影在线观看☆网友自拍区视频精品☆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乳网址